优德88登陆

内战结束后的十年里,成千上万的黑人因投票而被杀害。因此,他们的投票在整个南部地区完全无效。南方各州的法律规定,白人和黑人通婚,甚至乘坐同一辆火车车厢是犯罪行为。这两种罪行都可处以罚款和监禁。教堂、旅馆、音乐厅和阅览室的门对黑人都是关着的,但每一个地方都对他作为仆人敞开。

(2) 艾达威尔斯,纽约时代(1892年5月)

自从上一期的言论自由三人被控杀害白人男子,五人强奸白人妇女。在这一部分中,没有人相信黑人男子袭击白人妇女这一老生常谈的谎言。如果南方白人男性不小心,他们会过分接近自己,并且会得出一个非常有损女性道德声誉的结论。

(3) 艾达威尔斯,(1928年)

我一生都知道这样的条件是理所当然的。我发现,这种从奴隶时代开始的对无助的黑人女孩和妇女的强奸,仍然没有得到教会、国家或新闻界的允许或阻碍、检查或指责,直到在一个种族中创造了这一种族——所有这些都被包括在内的“有色人种”一词所指明。

我还发现,南方的白人男子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在白人妇女身上是不可想象的。他们可以而且确实爱上了漂亮的黑白混血儿和四胞胎女孩儿以及黑人,但他们声称无法想象白人女性会对黑人和黑白混血男做同样的事情。每当他们这样做并被发现时,人们就会发出强暴的叫声,白人南方最底层的人也被放纵,对那些无力自救的人施以恶魔般的残酷。

异教徒或残忍的印第安人对无助的受害者的折磨从来没有超过过林奇法律下白人恶魔的冷血野蛮。这是白人干的,他们控制着社区里所有的法律和秩序力量,他们本可以合法地惩罚强奸犯和杀人犯,尤其是那些既没有政治权力也没有经济实力来逃避任何理应受到的命运的黑人。我越是研究这种情况,就越确信南方人从来没有摆脱过对黑人不再是他的玩物、仆人和收入来源的怨恨。

(四)威尔斯指出,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关注(1928年),她描述了伊达·威尔斯描述说,在